黎(博利)征_

她唇畔有荔枝的甜香。

【羡澄】千岁暖(十六)

——明天开学,准备开启周更计划了


——本章游医师助攻


—— @刻骨铭心的过去,铁打的双杰






  “大人,四序花已经被江宗主发现了,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?”


  水镜里面的身影模模糊糊的,声音却可以极其清晰地传来。


  “这样正好,有了四序花他们自然也会到日月山上去,我等仅需静静等待便可。”水镜里的人影传达着命令,“继续潜伏在莲花坞中,婴灵无需再放置了,那个孩子作为最重要的棋子已然被引出了,效果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。你此番只要小心谨慎,切莫要露了马脚就好。”


  “遵命,大人。”


  


  日月山之行被江澄定在半月之后,他们离开莲花坞这几天已积攒了不少宗务,江澄需一一处理了去。今日玄门中出现一鬼手,蓝湛和莫玄羽追寻着这鬼手从清河一路向西边去了,也不知道会到哪里。江澄让人帮忙留意一下,毕竟莫玄羽身上还有着魏婴的魂魄,若是能拿回来的话就再好不过了。缺失魂魄总让人觉得不大放心,也不知道会不会带来什么影响。


  江澄从书房的窗子朝外看去,外头魏婴正在教铃铛做草编,一旁摆了不少小小的草编,跟外边手艺人编制的没有什么两样。铃铛坐在搬来的小凳子上看着魏婴,双手撑在身侧,小脚一晃一晃的,足腕上的银铃跟着一齐响。


  他看着这一幕不由得笑了笑,若是这日子就这么过下去,倒也不错。


  莲花坞内的婴灵逐渐少了,暗中排查的工作还在进行,暂时依旧没有找到可疑的人物。四序花的暗示太过明显了,这种花只生长在日月山上,从山脚到山顶的花朵颜色各不相同,依次为白、粉、红、紫,据传说是此地山神所植,也不知传说是不是真的。


  日月山的山神传说是自古以来都有的,说法也极多,有人说是男,有人说是女,也有说山神其实有两个。山神长相更是被传的千奇百怪,什么人面虎身、三眼六足各种奇形怪状的都有,也不知是怎么传下来的。


  如今已到了月半了,雨露期将至他也该去医药阁那止情露去。江澄的止情露是莲花坞内的医药阁专配的,所用药物与外面不同,药材更加精贵效果更好,以免会在多名乾元的信香之下失效。毕竟每每清淡盛会的时候在场的多是乾元,少有的几个坤泽也是各家宗主的伴侣。


  “江澄,去哪啊?”魏婴看见坐在屋里大半天的江澄终于起身了,赶忙趴在窗口同他讲话。江澄处理公务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,就把他撵出来带孩子了,半天下来都没说上几句话,自家傻闺女一心扑在玩乐上,当然也没得功夫理他,可把魏婴给憋坏了。


  “是处理完公务了吗?我们一起出去逛逛吧?我们小时候吃的那家桂花酒酿小丸子还开着,尝尝去呗?”


  “我去趟医药阁,丸子的话下回吧,最近不太想吃甜的。”江澄回道,“你也别老想着出去玩,莲花坞里的人熟悉了吗?可别见了面连人家叫什么名字都不请楚明面上好得是个仆从,成天跑出去像什么样子?”


  江澄并没有刻意给魏婴安排事情做,江澄一来不需要人服侍,二来莲花坞不嫌魏婴一张嘴吃饭。这人便就成天闲在那里无所事事,除了逗孩子就是往外跑,好在心里有点数知道不能老往外跑容易被人惦记上,就放着大门不走去翻后门的墙,结果总是犯了眉头被江云撞上,被拽着训了半天,回头还要受到江澄无情嘲笑。


  「“江云那张嘴巴真的太烦了,什么时候我琢磨个蓝家那样的禁言术出来封了那小崽子的嘴巴,这样我才能安生下来了。”」


  「“得了吧你,好好呆着人家就不会找你麻烦了。你自己翻墙被逮着了还有理了啊?”」


  


  医药阁内常年烧着熏香,都是游茗闲暇时调配出来的,有着安神醒脑的功效,江澄有时夜间处理事务的时候便会点上一些,以免犯困的时候在事情上出了问题。


  江多刚好背了一筐药材从放置药材的仓库回来,行过礼后跟着江澄一同进了医药阁。游茗斜倚在塌上手持一本医书看着,听见脚步声后便将书缓缓下移,看见江澄也一起来了后才从塌上起身。


  “宗主也来了呀,也不提前知会一声,小女子好泡壶热茶给您暖暖身子。”游茗浅笑着招呼江澄坐下,又偏头吩咐江多在外面研磨一会要用的药材。


  “拿完药就走,喝什么茶啊。”


  “茶是要喝的,已是秋日了外头寒气重,容易入骨,雨日的时候骨子里会疼的,喝点茶驱驱寒对宗主不也有好处的吗?”游茗笑道,她提起桌上的小茶壶给江澄面前地茶杯倒上水,浅黄色的茶水在杯中沉淀。


  “其实也是,小女子想同宗主说说您最近的身体状况。”


  江澄拿起茶杯握在手中暖手,闻言后便问道,“我的身体有什么状况吗?我倒是觉得没有什么异样,同往日一比还舒坦了不少。”


  或许是因为魏婴和铃铛的关系,他最近心情十分不错,笑的时候也比以前多了不少。每天晨起时鲜少再有头疼,反而觉得神清气爽。


  “宗主的身体没有出情况,所以其实小女子想说的是关于您雨露期的事情。”游茗不紧不慢地抿了一口茶,“众所周知坤泽的最佳择偶年龄是在十八,因为自十五分化后每月服用的止情露效用都会被身体慢慢适应,到最后止情露的效果会越来越弱,想要达到原本效果唯一的办法也只有加大剂量。


  止情露服用过多对坤泽身体造成的伤害也大,宗主所用的止情露虽然是多番改良下来的成果,但对您的身体多少还是避免不了的有些损害。”


  江澄抬眼瞅着她,“所以你是不打算给我药了?”


  游茗歪头笑笑,“小女子不敢,毕竟小女子这条命都是宗主救下的,您的命令便是最高的指令。”


  “说话别搞以前你那套,恶心死了。”江澄道,“虽然是我救你回来的,但你的命是你自己的,从来都不属于别人。”


  “宗主说的有理。”游茗从袖中乾坤袋掏出一玉瓶放在桌面上,“小女子想既然魏公子回来了,宗主以后的雨露期便让魏公子解决了,莲花坞内确实不方便,但可以找个机会两人一同悄悄外出,谨慎行事些便不会被人所知。”


  “这样可行?”


  “小女子自然会帮宗主打理好莲花坞内的,阿云和阿多也是很好的帮手。”她用指尖点了点桌上的玉瓶,眯着眼对江澄笑笑,说道,“当然,宗主目前的身体还不适合受孕,这是避子药,事后记得吃了,不要太舒服了就忘记了哦。”


  江澄被她说的脸上泛红,咬着牙一把拿过桌上的药瓶,“知道了!”


  这女人什么事都这么云淡风轻地说出来,房事这种……私事!!


  江澄自认脸皮薄,听不得别人当面提起这事,却也只得认了,收拾好药瓶后便掀开门帘出了医药阁同魏婴商量去了。


  


  


  


  


  


  


  


  


  


评论(32)

热度(3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