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(博利)征_

她唇畔有荔枝的甜香。

【羡澄】千岁暖(十五)

——恭喜打开新副本


——魏哥黑历史惨遭提起


—— @刻骨铭心的过去,铁打的双杰






  翌日一大早兰陵金氏便派了人来接金凌回去,江澄打着呵欠跟站在岁华上的金凌招了招手道别,等人走后就走去了魏婴的房间里叫人起床。结果刚走到了门口,门便“哐当”一声的打开了,吓得他半点睡意都没了。


  “阿娘!”铃铛扑到江澄身上笑着喊道,“阿娘阿娘,带我去玩吧!有你在就没人会打我了!”


  “打你?谁啊?”江澄摸了摸铃铛的脑袋,她扎了两个小发髻,绑上了浅紫色的发带,身上套上了同色的襦裙长长的广袖中露出一截手臂,腕上则绑了根红绳,显得皮肤同瓷娃娃一般的白皙。


  “就是穿紫衣服的那些哥哥姐姐了,不过其实还是因为我好奇偷偷拿了他们的东西看了。”铃铛扯了扯江澄的袖子笑着说道,“不过后来我就放回去了,他们应该不会讨厌我了。”


  江澄的动作僵了僵,“他们打你了?”


  “嗯,不过也没打着了哈哈,我躲起来了。”


  最近莲花坞内的婴灵泛滥,有些莽撞的弟子确实好会因为心烦直接攻击了,但对婴灵最好的处理方法还是抓起来后超度往生。


  况且这孩子的状况的确奇怪,婴孩面貌下葬,现在却已然长成了六岁孩童的模样,这种情况从未见过,待会还是得向魏婴询问一下才好。


  对于外人,他暂且还无法透露铃铛的存在,云梦江氏的宗主在莲花坞内养了个婴灵,这一点不论怎么说都是难以被人接受的。


  “江澄,你来了,昨天睡得还好吗?”魏婴听见外面地交谈声后走出了房门,衣襟处有些松散,头发也是披散下来的样子,眼睛下带着淡淡的青色,一副缺乏睡眠的样子。


  “我挺好的,你这怎么回事?跟被人打了样的。”江澄指着他的眼睛问道,“还有把衣服穿好来,头发也梳好,别教坏孩子了。”


  “昨天倒腾了东西出来就晚睡了点……”魏婴边打着呵欠边钻进房里找着昨晚不知道塞到哪里去的发带,在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之后,魏婴顶着个高马尾走了出来。


  “我是先收拾好了咱闺女才没空收拾自己的,不然她哪会扎头发的,第一次见她的时候脏的跟个小泥猴似的!”


  铃铛从江澄怀里钻出来对着魏婴做了个鬼脸,她不满自己的形象在江澄面前变得糟糕,便也说起了魏婴,“你那时候还没穿衣服呢!羞羞!”说完还伸出手指刮了刮自己的脸。


  魏婴:“……”


  江澄挑了挑眉,对着魏婴笑道,“哦?还有这种事情啊?”


  魏婴在自己心里记了自家闺女一笔然后迎面硬对上江澄不善的脸色,“我那不是……刚刚变成人嘛,这树怎么会有衣服穿呢?你说是吧江澄?”


  江澄听完后摆出一个认真思考的表情,接着便说出了那件魏婴觉得不堪回首的事情,“所以你才会去偷江多的衣服啊?”


  魏婴一听,当即垂头扶额,闷声道,“不是我……大祖宗小祖宗,算我求求你们了……能别提衣服这事了吗?”


  偷衣服偷到莲花坞来了可谓是魏婴做过最蠢的事情,没有之一。


  


  魏婴昨晚为了隐瞒铃铛身上的鬼气和异于常人的外表,特意花时间倒腾出了个法器来,没回莲花坞之前他想着以后路上怕是都得带着这个孩子,老是在脸上抹粉也挡不住那些修士的感觉,就早早就买好了材料准备到了客栈后再一个人弄出来。


  老让铃铛待在清心铃里面实在太憋屈了,两人都心疼并且对这孩子很愧疚,自然希望能让她多出来在人前待待。


  法器只是一段系在手腕上的红绳,上面加了几个法印和鬼道咒术来隔绝鬼气,这样的话即使是修为高深之人都看不出来任何异样,只是会觉得这个孩子稍微显得苍白了一点。


  “确定没问题?”


  “绝对没问题,咱现在就可以试试啊,你看江云那个老妈子不是来了吗?按他的性格绝对会问这个小孩是哪来的,咱等着就是了。”


  魏婴自从露了身份同江澄和好后就暴露了本性,成天跟江澄说叨着江云,把前几天自己遭受的痛苦通通诉说了一遍,更是给江云安上了个“老妈子”的称号,啥啥都管,然后直接被江澄一句“你活该”堵了回去。


  魏婴委屈地站在旁边,心想自己都这么委屈巴巴了江澄都不心疼一下,也太伤他的心了吧。不过自己选的道侣这个痛也就只能自己受了,谁叫他乐衷于痛并快乐着呢?


  “宗主,晨安。诶?这个孩子是哪来的啊?弟子还从未见过。”


  果不其然,江云在同江澄问好过后便询问铃铛的来历,江澄也按照之前商量好的说法告知了对方。


  “在回来的途中遇上的孩子,她没了父母,我就带她回来了。”


  “哦是这样的啊。”江云低头看着站在江澄腿边地铃铛,小姑娘长得挺可人的,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眨着很是讨人喜欢。


  江云走后魏婴便跟着江澄去往后山,途中遇上几个弟子问的都是差不多的问题,都一一回过了,没有人觉得奇怪,反而几个女弟子还说铃铛脸色有些苍白是不是饿着了,纷纷掏出一点糖果糕饼塞到孩子手里给她吃。


  成了鬼之后普通的食物根本无法饱腹,硬要说的话人的血肉倒是可以算上,也有部分鬼喜欢吸食魂魄,而魂魄被吸食的人甚至连转世的机会都不再有了。但多数的鬼是不需要进食的,他们无需依靠任何东西就可以一直存活下去。


  “我说了有用吧,这效果还是不错的嘛。”魏婴喜滋滋地说道,看来自己的技术落下了这么久也还没退步,实在是只得高兴一下。


  “嘚瑟什么?尾巴都要翘天上去了,收敛点吧魏婴。”江澄瞧着魏婴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,忍不住开口说道。


  “我这不是高兴咱闺女能出来了嘛而且我这技术没退步啊。”魏婴道。


  “别一口一个‘咱闺女’啊,这是我闺女,跟我姓的。”


  “诶不是,咱以前不是说好了……女儿跟我姓,儿子跟你姓吗?江澄你怎么变卦了?”


  “我乐意,怎么?你在别人地上播的种种出来东西就说是你的了?想的真美。”江澄道,“先想想这么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身份吧,不然是男是女将来通通跟着我姓江。”


  这个问题倒是魏婴思考了许久的,怎么给自己一个合理的好身份?在这个时候曝出自己是魏无羡的身份显然是不理智的,不夜天城的人命债即使死过一回他也是还不清的,这是无法逃避的。


  “这个我倒是没想好,江澄你有提议吗?”


  “没有,你留的烂摊子太多了,一个个处理起来太难事了。”


  一些在不夜天城受到重创的家族要么直接销声匿迹散入其他门派,要么连带这一起恨上了云梦江氏,十几年了建交都没成,在他们面前提补偿都被认为是对他们的侮辱。


  “关于铃铛的身体我想问问你,在什么情况下鬼的身体会长大?”


  “这点我也疑惑了许久。”魏婴说着,“直到后来我想起了以前看的一本古书中记载的一种异物,地生灵。


  地生灵是生活在某些灵力充沛或是天地异像凭生之地的山石,会随着年岁更迭逐渐生出人形,待到生长出了成人模样是便可直接登仙,但这过程往往需要万年之久,因此还从未听说过有成功登仙的地生灵。地生灵可以庇护一方风水且稳定阵法,大部分的阵法都会设在地生灵之上,被触发的时候威力也能更大。


  莲花坞作为云梦江氏的宅邸自然灵力充足,有地生灵也是极其正常。但我怀疑莲花坞的地生灵已经被人杀害或是挪动了,失去了原本的作用,所以才导致莲花坞的结界松动,方便了贼人向内投放婴灵。铃铛怕是被挪进了真正的地生灵原来存在的地方,因此才会慢慢生长。”


  言语交谈之间已经来到了江澄埋葬铃铛地地方,一块石刻墓碑立在那里,上面的土早已看不出是否被人翻开过。


  “挖开看看?”


  “行。”


  江澄御起三毒向地面挖去,剑尖没入土中后拔出掀起一大块尘土,没几下便露出一个小坑。江澄皱眉看着坑中露出的小木盒,他蹲下身去拿起了盒子,晃了晃后感觉里面应该是没有东西的。


  “我当年没有埋这么深,按理说应该挖到了,看来铃铛的墓确实内人动过了。


  还有这个盒子,这不是我放的,应该是移动棺材的人干的。”


  “这么看来是没有错的了,江澄。”魏婴严肃地说道,“这么一想确实是有人要对江家出手了。那盒子打开了瞧瞧里面会是什么东西。”


  “嗯。”江澄依言打开盒子,只见巴掌大小的木盒中盛放着一朵风干的四序花,沾上了宛若血迹的红褐色。


  “日月山上的四序花?”


  “那么看来,我们得去那里一趟了。”


  


  


  


评论(17)

热度(330)